解禁即出手 小米早期股东演示“花式减持”

2019年1月9日,小米集团迎来了首批接近60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的限售股解禁。目前,Apoletto系列基金“转仓”了5.94亿股,将持仓由9.25%降至4.99%,另一神秘大股东则通过场外配售的方式出售了2.31亿股小米集团B类股票。

给内地投资者科普了“不同投票权”、“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等港股基础概念,并用凌厉跌势展示了新经济股高风险的“新物种”小米,本周又向投资者演示了早期股东如何“花式减持”。

继俄罗斯富豪旗下Apoletto系列基金通过所谓“转仓”方式将小米的持仓由9.25%大降至4.99%后,16日,再度有某神秘大股东通过场外配售的方式,以每股9.45港元的价格出售了2.31亿股小米集团B类股票。

神秘股东场外折价配售

该笔交易是在盘前竞价时段“成交额上板”时被曝光的。16日,港股盘前竞价时段,小米成交量高达2.4亿股,其中一笔是以9.45港元成交了2.31亿股,涉及资金21.8亿港元。市场人士认为,这是场外配售成交上板所致。

该人士引述销售文件称,有机构投资者委托高盛作为安排行配售2.31亿股小米集团B类股票,给出的配售价区间是9.28元至9.6元,每股配售价较15日收盘价折让3.6%至6.8%。从16日成交上板的情况看,最后该批股票以9.45港元的价格卖出,较15日收盘价低5.12%。

据了解,销售文件没有披露配股股东的身份,从小米的招股文件可以发现,除了小米董事长雷军及总裁林斌两名特殊股权持有人,持有小米集团2.31亿股或以上的机构股东,至少有8家,包括晨兴、启明创投、IDG资本、新加坡主权基金GIC以及Apoletto 基金等机构。

“启明创投、IDG资本、新加坡主权基金GIC以及Apoletto基金目前对小米的持股均没有达到5%,也就是说,如果是这几家机构减持,该笔交易将不需要申报,这也意味着这笔交易的卖家可能不会被公开。”有券商人士表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首次有神秘卖家在盘前竞价时段以大幅低于市价的价格抛售小米股份。在小米解禁后的第二天,盘前竞价时段出现过两笔总量达1.2亿股的大额成交,涉资11.7亿港元,成交价仅8.8港元,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低14.9%。

早期股东抛售锁定收益

2018年7月9日登陆港股市场的小米集团,于2019年1月9日迎来了首批限售股解禁,基石投资者及部分IPO前入股的机构股东持有的接近60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的限售股可上市流通。

为了平稳度过“解禁洪峰”,小米方面以及股东可谓煞费苦心。

先是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和其他控股股东,以及高级副总裁、CFO周受资,承诺持股继续锁定365天。之后,早期投资者Apoletto基金祭出了“转仓”神操作。

港交所1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1月9日小米集团解禁当日,俄罗斯富豪掌舵的Apoletto基金,通过所谓的“转仓”,将小米的持仓由此前的9.25%降至4.99%。尽管有媒体将Apoletto基金这一举动解读为减持,但此次“转仓”股数达到5.94亿股、金额高达逾60亿港元,而1月9日以来没有哪一天的总成交额超过60亿港元。

Apoletto基金没有披露这5.94亿股的小米股份转去了哪里,但有资深投行人士认为,根据港交所的规定,持股5%以下的股东进一步减持,将不再需要披露。通过“转仓”分拆,无论是Apoletto系列基金还是这5.95亿股的受让方,持股比例都低于5%,进一步的减持操作便不需要再披露,这样有助于减少对市场情绪的冲击。

截至16日收盘,小米报9.7港元,较招股价17港元下跌了43%。有基金界人士认为,尽管小米股价已近腰斩,但对早期股东而言,仍有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收益,加上手机市场前景不乐观,估计后市还会有早期股东选择抛售,锁定收益。

以Apoletto管理的5只基金为例,它们都是在小米2012年6月D轮融资及2013年的8月E轮融资时进入的。小米招股资料显示,D轮入股的Apoletto China I、Apoletto China II、Apoletto Investments II基金成本价约为1.4港元,较招股价低91.76%,即便以16日收盘价出售,收益率仍高达5.9倍;Apoletto China III和Apoletto China IV成本价约2.68港元,较招股价低84.24%,现在卖出,收益率也高达262%。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