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并购风微起 监管不改“追问”本色

A股并购重组浪潮随着市场回暖再度涌动。此前被市场所关注的跨界并购也开始“跃跃欲试”,似有风起之势。

据统计,截至目前,A股市场的跨界并购已超过10余例,照此趋势推测,2019全年的数字将超出去年。

由于跨界并购存在整合难、业绩兑现不确定等问题,监管层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注。在目前的境况下,跨界并购增多究竟是“微风拂面”,还是“风高浪急”?仍需观测。

跨界并购案例多了

来自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8年,有28家上市公司提出以“多元化战略”为目的的并购重组,该数字创下近5年来的新低。2014年和2015年,该数字均在70家左右,2016年涨至119家,2017年大幅下降至39家。

记者初步梳理发现,今年以来,A股公司发布跨界并购的案例不下12起。

今年初,万泽股份披露重大资产置换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公司拟置出相关房地产资产,置入内蒙古双奇药业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1.8亿元。

万泽股份早已在谋划“弃房”事项。在逐步剥离房地产业务的同时,2014年公司跨界进入了先进高温合金材料及构件领域。待交易完成后,房地产开发销售不再是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主业将变更为微生态制剂、高温合金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表示,将以高温合金作为今后的重点战略发展方向。

2月1日,达刚路机宣布,拟以5.46亿元现金向锦胜升城购买其持有的众德环保52%股权。待收购完成,公司将跨界进入资源综合回收利用领域,与其主营业务公路筑养路机械设备制造一道,构成双主业格局。国中水务随后披露,拟出资2.73亿元收购新三板公司仁新科技52.53%的股份。一旦收购完成,国中水务将在当前污水处理、自来水供应和环保工程技术服务的主营业务上,新增电子废弃物的拆解业务。

进入3月份后,跨界并购案例热度不减。3月4日,杭州高新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5亿元收购快游科技。借此,专业生产电线电缆用高分子橡塑材料的杭州高新,将跨界进入游戏产业。公司称,交易有利于公司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同日,三泰控股宣布,拟斥资不低于30亿元收购以饲料添加剂、化肥生产和农业技术服务为主的龙蟒大地;赫美集团公告,拟与英雄互娱进行吸收合并的重大资产重组。

此外,山鼎设计拟以发行股份、可转换债券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赛普健身80.35%的股权,以及北京赛普3.23%的股权,跨界进军健身服务业;山东金泰拟收购麦凯智造51%股权,跨界切入婴童文化领域;广东榕泰拟收购从事云数据中心业务的能通科技20%至51%股权;全通教育拟作价15亿元收购杭州巴九灵96%股权等。

跨界并购监管未放松

过去两年跨界并购的“骤冷”与监管环境有关。监管层明确表态,遏制对于“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更多投向有利于产业整合升级的并购重组,更好地发挥并购重组的积极作用。

随着市场转暖,跨界并购似有升温之势,但监管并未放松。不久前,全通教育发布收购方案,拟作价15亿元购买吴晓波旗下杭州巴九灵96%股权,引发市场高度关注。对此,深交所连发问询函,追问杭州巴九灵究竟是职业教育还是广告电商?同时,深交所还诘问本次收购事项是否存在“忽悠式”重组可能性等。

一边是步步紧随的问询函,一边是接二连三的“败走麦城”。

4月2日午间,赫美集团突发公告,公司与英雄互娱的重组事项终止。赫美集团一个月前宣布该事项后,因“中国移动电竞第一股”英雄互娱的借壳光环,公司股价连续涨停。蹊跷的是,对于重组失败的原因,交易双方各执一词,引得监管连连追问,公司股价也坐了回“过山车”。

房产商华发股份跨界折戟,只用了短短4天。今年1月19日,华发股份公告,子公司珠海华发华贤教育拟通过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摘牌受让华发教育100%股权、容闳学校100%产权及办学权、对外培训学校100%产权及办学权,总耗资达4.6亿元。

该关联交易在4天后宣告终止。公司称,鉴于国家对教育行业的政策不断出台,交易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大,基于审慎性原则,经与各方沟通后,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决定终止收购。

锂电并购成“重灾区”

记者注意到,近年跨界并购失败案例较为集中的是锂电行业。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有10余起锂电资产并购案搁浅,进入2019年,这一趋势暂未改变。

今年1月11日,中利集团发布公告,决定终止筹划收购顶尖动力电池厂商比克动力,并将未来的业务规划重点之一聚焦到军工电子领域。这意味着,中利集团筹划近一年、交易价格预计达100亿元的重磅并购折戟沉沙。

时隔不久,1月18日,八菱科技公告,将终止宇量电池股权收购意向。去年5月,八菱科技公告拟受让宇量电池20%至30%股权,后遭深交所问询。

2月初,爱康科技称,因交易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对协议部分条款无法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收购鑫成泰一事。至此,爱康科技筹划8个多月进军锂电池及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愿望落空。

3月下旬,本想跨界转型的美都能源黯然公告,公司与瑞福锂业原股东签署了《终止收购瑞福锂业股权的协议》,现瑞福锂业原管理团队拟回购公司所持56.18%股权,交易后公司剩余持股比例为14.86%。同时,公司称正与瑞福锂业其他原股东磋商,待协议达成后将完全退出。

“善始者众,善终者寡。当一个行业热的时候,该行业的并购肯定会多发,等到市场转凉,不少并购标的‘原形毕露’,无法继续推进了。”市场人士表示,前几年锂电池行业景气度较高,行业内并购重组频仍,但随着行业洗牌加速、利润空间收窄及A股市场监管强化,不少并购无法落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