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融合发展是乡村振兴的治本之策

近日,“中国首届城乡融合发展峰会”暨“中国城乡融合发展联盟成立仪式”在京举行。原国家卫生部部长高强,原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尹成杰,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郑新立,中国城乡融合发展联盟组委会主任、北京国发华融研究院院长祁春学等多位专家围绕城乡融合发展的核心任务和具体实现路径展开热议。

高强:城乡融合发展的核心在于“融”

城乡融合发展的核心在于“融”,城乡之间要融为一体,水乳交融,发生化学性变化。今后城市和乡村要统一规划,统一部署,统一政策,统一建设,统一使用,统一管控,这将决定城乡融合发展的最终成果。

城乡融合发展的目标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农村城镇化和农民市民化。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但不是农业强国。要实现农业现代化必须变革农业的生产关系,推动把城市的资金、人才吸引到农村,发展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的现代农业。城镇化是农村优先发展的结果。城镇化离开了农村优先发展就失去了基础,当前切勿把城市搞得越来越大,城市人口搞得越来越多,而应该逐步实现城镇化,发展众多星罗棋布的特色小镇,把农民吸引到特色小镇里来变成市民。

农村城镇化要善于把城市的资金吸引到农村,发展加工业,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业,服务业,包括金融服务业、运输服务业、建筑服务业、商业流通服务业等,使农民在当地兴业发展。基础设施投资重点应该从以城市为主转变为以农村为主,使农民在家里就能够享受到与市民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务。

关于农民市民化,农民进城落户应该有保障条件,就业、收入、住房这三大要素是农民进城落户必不可少的条件。所以,农民市民化要把立足点放在小城镇建设上面,使农民能够在城镇落户、生产和生活。农民市民化不仅要让农民进城,落户为市民,而且要把城市里的人才、人力吸收到农村兴业创业,实现人才双向流动。

尹成杰:城乡融合发展要加大八个方面统筹力度

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新型城镇化,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重大任务。

实现“五化”是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目标。城乡融合发展追求城乡共生共荣,主要靠市场调解,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要积极的发挥政府宏观调控的作用,推进融合发展。要逐步实现城乡居民基本权益平等化、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居民收入均衡化、城乡要素配置合理化、城乡产业发展融合化。在政策取向上要坚持农业农村发展优先的原则,进一步解决长期重城镇轻农村、重工业轻农业的问题,把农业农村的发展摆在优先的战略地位。

此外,推进城乡融合发展要加大统筹实施的工作力度,促进城乡融合高质量发展。

一是统筹推进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和全面实现农村小康建设两大任务。确保到2020年全面完成扶贫攻坚和农村全面小康建设。

二是统筹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这是城乡融合发展的基础性措施。

三是统筹推进城乡基础设施建设。按照城乡融合发展的要求,统筹安排城镇和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城乡基础设施共建、功能互用、解决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问题。

四是统筹推进城乡生态环境建设,保护城乡生态环境和资源。加大贯彻生态文明建设的思想。

五是统筹推进科技进步和农业科技创新,全面提高农业生产率,土地产出率和资源利用率。让更多的城市科技资源进入到农业现代化领域,和农业现代化需求紧密结合,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

六是统筹推进农产品加工业和农业社会化服务业的发展,提高农业加工业的水平,提高农业社会化服务业的保障水平。

七是统筹推进特色小镇和美丽乡村建设,解决城镇化最后一公里问题。特色小镇对扩大国内需求、拉动经济增长,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发挥了很大作用。

八是统筹推进农村的产权制度改革和农民增收机制的完善。抓紧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度的改革,让资源变成资产,资金变成股金,让农民变成股东。

郑新立:推动生产要素自由流动促进城乡融合发展

实现城乡融合发展能够激发出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形成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的新机制。我国农村有5亿多人口,农村发展包括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农民工市民化和特色小镇建设。这四件事如果能够顺利推进就可以带来巨大的投资需求。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收入的增加会对消费的增长起到重大的促进作用。在外需不足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农业农村的发展是扩大内需的重点,抓住了城乡融合发展就能够把改革引向深入,使国民经济发展跨上新台阶。

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关键要找到阻碍城乡融合发展的主要障碍,通过改革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为城乡融合发展创造条件。改革的重点是从三个方面实现城乡生产要素自由流动:

一是劳动力。应该给予农民公平的待遇,所有吸纳农民工的城市应妥善解决农民工的住房、落户等问题,将为农民工提供保障房纳入城市保障房的覆盖范围,把落户农民工的公共服务纳入城市公共服务保障的范围。他们在哪里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哪里就应当降低进城落户的门槛,使他们能够尽快融入到城市当中,享受城市的生活。同时,还要鼓励那些拥有资金技术的创业者到农村去创业。

二是土地。应建立一个城乡建设用地、土地要素自由流动的机制。允许农村经营性建设用地直接入市;允许农村宅基地经过集体经济组织的有偿回收,转变为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允许建设用地,农村的耕地在占补平衡的前提下,农村节约的建设用地可以跨区域调节使用。建设用地可以跨区域入市。三个“允许入市”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一项重大突破。建议把在全国十多个县开展的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经验尽快在全国推广。除了宅基地改革,耕地要通过三权分置改革发展规模化、现代化农业经营。

三是资本。通过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土地的用益物权作为质押撬动城市资本下乡,通过城市资本下乡带动生产要素向农村集聚、流动。如果5年的时间能够撬动20万亿城市资本下乡,支持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农民工市民化和特色小镇建设,农村的面貌一定会发生巨大变化。

祁春学:城乡融合发展关键要突破四大难题

城乡融合发展战略是改革的深化和继续,是破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必然选择,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突破口,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有着深刻的国际、国内背景。从国际看,我们面临严峻的新形势,也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推进城乡融合发展,是增强综合国力的需要,是提高发展质量的需要,是齐心协力应对挑战的需要,也是进一步推动经济全球化的需要。从国内看,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农业农村发展的不充分表现得尤为突出。

当前,城乡发展的主要问题:一是农村生产生活设施条件差,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任重而道远;二是资金、人才、技术等要素支撑严重不足;三是基层组织建设和带动力偏弱;四是重要领域缺乏重点突破。这些都要在城乡融合发展中得到有效解决,并对整个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这些关键的突破,将成为农村继续深化改革和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